第四十章 掌心雷法(1 / 2)

替身主角 陵城小仙 5738 字 1个月前

既然单发掌心雷的力量不足以威胁到对手,那么便让三道掌心雷叠加在一起发动,用数量来弥补威力上的不足。

这一式掌心雷的变招,其实已经在李陵的脑海中构思了很久,他也花时间实验过很多次,只是成功率非常低。难点就在于凤初境的李陵,对神识的运用还是有些勉强,同时勾画三枚符文对他来说难度太大。然而术法的构架是十分严谨的,只要有一笔出现了偏差,那么整个术法纹路就会崩解。

当然,李陵也不是没有成功过。只是那一次,三道掌心雷叠加所产生的反作用力,让他整个身子彻底麻痹,过了将近半个时辰才缓和过来。手掌也被雷电炸裂,鲜血淋漓。

虽然代价很大,但是这一式变招的威力却十分惊人。一棵至少需要三名成年男子才能环抱的粗壮大树,被电光直接劈碎,刹那间产生的高温也使得剩余的残树变得焦黑发烫。哪怕是全身覆盖了缚日罗罡气,开启了金刚身的李陵自己,也不敢硬接这一记变招掌心雷。

在面对明显强于自己的对手时,李陵没有任何的留手和犹豫不决。这又不是摆擂台比武,大家点到为止,还给你逐一展示自己的机会。

真正的生死搏杀,一定是顷刻间底牌尽出,一定是在最开始就施展出自己的最强杀招,一定是想尽一切办法致对方于死地!

就算不能直接杀死对方,也能够让他露出一丝破绽,而那一丝破绽,就是李陵以弱胜强,绝地翻盘的唯一机会!

在开启了金刚身后,虽然仍旧无法防御住那道猩红色刀光,但是变招掌心雷对身体所产生的负面影响,的确是被尽数抵挡了下来。

如此一来,变招掌心雷失去的精准度被天明观修正,会反伤自身的劣势也被金刚身所弥补,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李陵会优先使用这一招的缘故。

而李陵是在听到,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发出的那一声错愕之后,抓住了反攻的机会!

因为偷袭者认为自己偷袭出手的这一刀不可能落空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。而以掌心雷的发动速度,被这一丝错愕分心的他,绝对闪躲不开!

“娘希匹!”

伴随着一句怒骂,三道掌心雷直接命中,狂乱的雷电之力瞬间倾泻,如同丛林森蚺般绞杀撕咬着。

电光映照出了袭击者的身影,然而李陵的脸色却逐渐变得阴沉。虽然掌心雷成功命中,但是袭击者身周似乎有一层淡青色的光幕,竟是硬生生把变招掌心雷给挡了下来。

护身法宝?还是护体功法?

在那淡青色的光幕之后,袭击者是一个身着黑衣的精瘦男子,手里捏着一柄如同被鲜血洗刷般,猩红且黏腻的短刀。他正眯着眼望向李陵,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怒的神色。

“妈的,一个凤初境的毛头小子,居然逼得我用掉了青玉镜!”精瘦男子嘴里骂骂咧咧,从怀中掏出一方巴掌大的翠玉小镜,玉质的镜面上多了一道明显的裂纹,让精瘦男子心疼不已的同时,眼中的杀意也愈发强烈,“接了我一刀还能不死,当真是了不起。”

不过精瘦男子并没有急于攻击,反而站在原地,上下打量着李陵。这么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告诉他,不能心急。

精瘦男子叫作江鸣,在遇到现任老大之前,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,杀人放火,行凶作恶,只要有钱赚,他什么活都做。

之所以没有被仇家盯上,变成一具腐烂的尸体,都是凭借他手里这把名为血婪的刀。

这把刀具体是从何处获得的,江鸣已经记不清了,他的记忆有些缺失,而且还混杂了不少属于别人的记忆,这都是源于这把刀的特性。

血婪,就像是活物一般,它会渴食鲜血,如果不能满足它的嗜血欲望,血婪就会吞噬持有它的生物。

所以江鸣不得不一直为其提供新鲜的血液,但问题是血婪在吸食这些鲜血的同时,也会获得部分血液来源的破碎记忆,这就导致江鸣自身的记忆出现了混乱,严重的时候甚至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。

而且大部分情况下,血婪吸取的这些记忆,都与负面情绪有关。所以,在获得了血婪之后,江鸣的性格变得越发卑劣,贪婪,凶狠和嗜杀。

江鸣原本以为,自己会这样浑浑噩噩一辈子,直到他遇见了现任老大,那个极度冷静又极度暴虐的男人。

一开始,江鸣是打算用那个男人来喂食血婪的,但是下一秒,他就被一股足以冻结灵魂的可怖阴冷所包裹,以及那一双毫无感情和波澜,仿佛冷血到极致的眼神。

“要么臣服,要么……死。”

虽然江鸣有时候记忆混乱,脑子不太清醒,但在那一刻,求生的本能让他自觉地低下了头颅,他手中的血婪也在微微颤抖着,像是在害怕。

从此,江鸣有了老大,靠着他人记忆中,对于魔兽的解剖技法,他成功获得了那个男人的认同,并作为同伴站到了他的身边。

然而越是靠近那个男人,江鸣就越能感受到那抹浓到令人窒息的血腥,他突然明白,血婪那天的颤抖或许并不是害怕,而是感受到这股滔天血腥气息之后,它在兴奋!

那个男人带着他们,面不改色的屠村,视人命如草芥,如猪狗……

江鸣和血婪都爱上了这种感觉,像是从高空俯视众生,翻手覆手之间,轻易的夺取和灭杀……是多么的愉悦!

然而,眼前这个凤初境的小子,仅凭一招就废掉了自己花了大价钱换来的一次性护身法宝,青玉镜可是能够阻挡琴心境修士一次攻击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