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大美女(1 / 2)

这个不知道呀?也不知道从小开始在此养大,还是运过来,不过运送过来,可能性也不大”

贝心怡对顾植道:“顾老大,那你说我们有多少把握?”

贝心怡在进灵异局后,得知自家大哥和顾植的关系,就一直称顾植为“顾老大”搞得现在组里的大多数人,都叫顾植为“顾老大”

“我原来也没多大把握,马主任说,如果余小师叔的‘龙纹夺’‘扣子’满的话,那玄蜂就不用担心,现在余小师叔的‘龙纹夺’无扣在杖,五行神诀只能发挥个根本作用,其威力不大,所以那只有一个字‘拼’这是马天行的原话。”

“龙纹夺”贝心怡看了一下余辰,道:“喂,你的‘龙纹夺’是什么呀?”

余辰笑了一下道:“就你以前一直在叫的‘龙首杖’”

“原来那个龙首杖叫‘龙纹夺’呀?”

“是的”说着,转首问顾植道:“顾组,你的计划是什么,什么时候行动?”

“是这样的”顾植拿出一张自绘的地图,指着上面的几个连山体说道:“上次,我们交手的地方是这里,这里有个很大的草坪,空旷不受限制,虽然传家兄弟派出的只有四只玄蜂,能力不是很强,但在空地交手,我方是占有一定便宜的,这传家兄弟也会马上知道,所以下次的话,他们尽可能地会往里缩,事实现在的现象也真是如此,我们一直在寻找,他们好象一直在往里缩,那么,我的估计他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是这里”说着指了一下一处比较窄的谷地,接着说道:“玄蜂行动慢,不善于飞行,所以空旷地对其不利,传家兄弟肯定会选择地形有利的地方,他们知道我们在这,一时间又不能逃逸,所以会走这‘以退为守,寻找机会’的方案”

看了地图上的位置,余辰没说什么,沉思了起来。

林猛对顾植问道:“顾组,你刚才说玄蜂里的蜂后个头大得很,那他们如果往窄的地方缩,岂不是越窄越伸展不开吗?”

“道理是这样的,但玄蜂不是张开翼翘进行飞行进攻的,一个火球喷出,前面的面积越小,火力越猛,当然也不能太小,太小了,它挤都挤不进去,呵呵”

余辰对着顾植道:“那传家兄弟我知道一点,那‘神通团’的铁木西有什么技能?”

“对了,我刚才忘记跟你说”顾植看了下余辰,接着道:“据马主任拿到的‘非狼’和‘白眉鬼蝠’尸体分析,那‘非狼’和‘白眉鬼蝠’极有可能是铁木西所饲养,因为你们灭杀非狼和蝠的时候,他铁木西刚巧在这里,所以你们没有碰面,但在我们上次交手中,铁木西已经出现,阮松跟他交过手,阮松你跟余组说说。”

阮松坐了下来说道:“铁木西,是个身穿玄色道袍的五十多岁的人,外表很瘦很普通,好象让人看不出他有多少能耐,他的武艺也不是很出色,就一把桃木剑,使的是普通的剑术,没几个回合,就已经开始节退,但退在后面的时候,我见他口里有念词,当时,地面有些震动,好象有什么东西要从地里钻出来一样,正在这时,金巧砍下了一只玄蜂的脑袋后,那传家兄弟吹了口哨,地面的震动才平息了,我估计,这个事件,不是那么简单,应该还有一支潜在的力量,可能来自于地下,不过可惜,没看到,也不知道是什么”

余辰转过头去,对金巧问道:“金子,你砍下玄蜂的脑袋,那知不知道玄蜂的弱点在那?”

“金子”贝心怡诧异地看着余辰,又看了下金巧。

笑了一笑,金巧道:“二年前,不但你小贝还没进局来就连方天佑都还没进来,在斗百毒虫时,我和余辰合作过一次,那次后,他就一直叫我‘金子’”说完笑了一笑,对余辰道:“那玄蜂的头,背、腹、胸、腿都是刀剑难伤,除非是名剑宝刀一类的,象顾老大的‘血凛刀’能砍下玄蜂一腿,它的弱点就是头和肩背交接的地方,也就是颈部,是唯一的弱点,但这个弱点,很难靠近,因为它的腿毛上是有毒的”

余辰又沉默了,而且点起了烟,坐在那里,望着烟雾中的迷景。

片刻,香烟也燃了个尽,余辰抬起头,看了看顾植道:“顾组,你原先的作战计划是什么?”

“在得知未知情况这么多的因素下,我原先的作战计划就没用了,报告马主任后,他调了你们过来”

“那老马的意思是?”

“你余组为主,我从旁打配手”

“恩,明白了”余辰深深地看了顾植一眼,点了下头,又低头沉思。

“这老狐狸”贝心怡嘀咕了一声:“真能折磨人”

顾植听见了,大笑了一声:“局里可能就你一个敢说马主任为老狐狸”

吐了下舌头,贝心怡看了看顾植他们三个,有点紧张地道:“你们,你们不会去打小报告吧?”

金巧竖了下拇指,说道:“你厉害,你很厉害,我们那里敢去打小报告的呀……”

余辰右手握了下拳头,击了下左掌,站了起来,说道:“这样,大伙,我先提出一个作战方案,大家看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然后修正完善……”“你来安排吧,我们大伙这么多人,听你的”顾植听说过余辰的名气,他看着余辰道。

“我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,我们先定传家兄弟和玄蜂现在的地点为a点,你们看,那里是个山谷,呈环抱状,四周三面山山体都不高,而玄蜂可能就在那后靠的山脚或者山洞里蛰伏……”

说着指了指那张手绘地图里里一个点,接着道:“我们现在装备有重武器和狙击步枪,林猛和王诺先登上左面的山体,找山石掩护下埋伏,不能在树木下,这个一定要记着,喷火会把树木引燃,到时候自身都顾不上了,所以一定要山石,而且在有效射程范围之内,等玄蜂出来后专打颈部……”

“曾雄和陈宇,你们登上右山体,你们的是狙击步枪,射程比较远,而右山比较平缓,所以你们的埋伏圈要稍远一些,目标也是玄蜂的颈部,你那树木掩护就可以了,玄蜂的喷火喷不到那么远;贝心怡的‘索魂鞭’和肖雪的x4,都是近距离的,你们到时在我的左右,我们一起面对传家兄弟和铁木西,正面对峙玄蜂等敌手……”

看了顾植一眼,余辰继续说道:“顾组的‘血凛刀’也在左侧,离开我三人的几米处,玄蜂喷的是火球,不是扇形射状,所以你可以左侧进攻;金子用的是‘双星小刀’攻击力的距离更近,所以在右侧,在曾雄他们的狙击步枪打漏的,可以上前补刀;阮松,你的兵器是‘金山钻’,你在作战的时候,时刻看着铁木西,如果他那边有什么动静,还要看着地下的那股潜在力量;曾雄你那边如果看着不对劲,可直接给‘点’了铁木西……”